当前位置:<主页 > V阅生活 >从矛盾中开花《我的青春,我的 FORMOSA》 >

从矛盾中开花《我的青春,我的 FORMOSA》



    从矛盾中开花《我的青春,我的 FORMOSA》

    林莉菁以成长小说的叙事策略,纯真犀利的孩童视角,素朴洁净的漫画笔触,鲜活地绘写出我们这个世代複杂扭动的记忆图谱。

    五、六年级生,是国民党党国教化最成功的世代,对我们而言,「蒋总统」是专有名词,「中国」是唯一的世界,我们真的相信,唯有吸吮国民党丰沛的奶水,我们才能成长茁壮。

    然而,到了八○年代,世界风云变色,我们的世代,分裂成两种族类。一个族类持续相信,或者说,宁愿选择相信威权体制的幽魂;而另一个族类,则面临、也面对了分裂与矛盾。

    林莉菁绘写出这群分裂者的心路,暴露出岛屿历史的冲突与矛盾。
    我们的身体里,其实混杂着各种族裔血脉,拼贴许多文化密码,唯有面对混杂,接受矛盾,才是岛屿的真正出路。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我的青春,我的 FORMOSA》是作者的自省之作,也是一个六年级生的忏悔行旅。党国教化的模範生林莉菁,重新翻整自己的历史意识,把被威权植入的记忆晶片,彻底从意识底层挖掘出来。这本历史漫画,无论从文本的结构,或者从作者的思惟流动,都是一段深刻的探掘行旅。

    上册取名「缝上新舌头」,富有深意。书中,「新舌头」有三个主要意象:断裂、改造、矛盾。被缝上新舌头的世代,无论语言、认同、世界观,都被迫与前世代断裂,新的威权体制,让我们以自己的阿公阿妈为耻,藉此抹消岛屿的记忆地图。不仅是舌头被改造,岛屿的记忆晶片被重置,更代表整个世界观被改写,我们捨弃小江山,在威权体制所给予的广大地图上,热情地标示自己的存在座标,虚拟的秋海棠叙事,透过每天的升降旗、每一次课堂、每一个字语,不断催眠,终于成为我们的意识与血肉。

    林莉菁勾勒出威权体制的改造工程,暴露了岛屿记忆的断裂伤痕,但也彰显出岛屿文化基因的矛盾本质,一个岛民,可能同时想望中国大江山、漠视台湾,却又热爱本土歌仔戏、迷恋日本漫画。

    在《我的青春,我的 FORMOSA》中,矛盾,既是岛民的青春烙印、岛屿的文化体质,也是我们的生命泉源。上册「缝上新舌头」以蒋经国的死亡作结,具有实质性与象徵性意涵,连结下册「恶梦醒来」,在「新舌头」时期所埋下的矛盾,终于成为岛屿的养份,遍地开花。

    矛盾的台湾,是好的,矛盾的世界,是好的,这个世界不需要统一,不应该统一,每一种花,都有大口呼吸、用力开放的权利。矛盾是我们的资产,文化密码多元共存,岛屿才有丰饶的文化地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