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C曼生活 >今昔辉煌,Aman在威尼斯(上) >

今昔辉煌,Aman在威尼斯(上)




    今昔辉煌,Aman在威尼斯(上)这世上,总有些城市,让你一访再访,不管多少次,始终留恋。

    毫无疑问,威尼斯是其一。

    虽说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同好此城者果然与年遽增,每一回踏足都觉人潮更胜以往,却仍是一面大呼救命吃不消,一面依旧心醉心迷不忍弃。

    而今夏,因邮轮旅行缘故,第三度登临威尼斯。比之2006年初邂逅之际的野心勃勃恨不能看尽一切,2012年一角落一角落重温过去不胜怀念;这次,心情上步调上毋宁更多了几分识途老友般随遇而安从容笃定。

    然这看似从容笃定下,事实上还是隐隐然涌动着些许兴奋的期待的甚至有些忐忑不安的波澜

    由来自我们的此行下榻处──Aman Venice。

    今昔辉煌,Aman在威尼斯(上)承继,魔幻水都百年荣光

    不得不说,从1999年与Amanresorts旅馆集团相识、甚至因之一脚踏入旅馆研究与写作领域至今已近十五年,到现在,Aman的每一动作仍常令我惊奇。

    虽说十五年来,即使自认身属Amanjunkies一员,然随着行脚的开拓,我对越来越多其他旅馆集团也都抱持着高度好感与认同;但在我心里,Aman依旧拥有独立于此之外、完全无可取代的独特位置。

    原因在于,Aman从来不曾停止的、在旅馆享乐境界上的不断超越。

    从选点、型态、样貌、以至周边各种配搭,一而再再而三挑战着旅者与旅馆爱好者的想像和视野,让人不得不由衷折服,心甘情愿忠诚跟随。

    然后,2013年夏天,Aman版图终究一笔划向威尼斯,这个举世仰望的魔幻之都。

    今昔辉煌,Aman在威尼斯(上)这将会是怎幺样的一个作品?是否足能与这不朽之城相辉映、给予我一样的讚叹和惊喜?怀着强烈的好奇,我们乘船离开邮轮停泊港,航向Aman Venice。

    毫无疑问,立地位置已先令人咋舌:就位在Rialto桥咫尺之近、大运河畔的Palazzo Papadopoli皇宫中。

    此幢建物历史最早可往前追溯四百多年,由Coccina家族创建于西元1550年。之后三百多年里历经多次易主,1864年方由此刻还仍居住在此的Papadopoli家族买下。

    在当地拥有极高权势威望与惊人财富的Papadopoli家族在接手后,聘请建筑师Girolamo Levi和室内设计师Michelangelo Guggenheim进行了一连串大刀阔斧改造计画。我们今日所见的Palazzo Papadopoli,包括恢宏壮阔的格局、融合新文艺复兴与洛可可样式的典丽风貌,均在此时期大致成形。

    这其中,最最疯狂举措是,为了打造完美居所,Papadopoli家族不仅大手笔买下相邻的其他宅邸以方便扩建,还乾脆一口气拆除隔邻建筑,闢出一方有着参天大树与茵茵草地的临河花园,为全宅引入了明媚的绿意与採光──此举,在房舍楼宇密密麻麻栉比鳞次寸土寸金的威尼斯,着实奢华不可方物。

    今昔辉煌,Aman在威尼斯(上)之后进入二十世纪,因时代变迁没落,Palazzo Papadopoli的光芒一度黯淡沉寂,直到Amanresorts前来进驻,花费18个月时间细细修葺整理,方重拾昔日荣光。

    而我,必须老实承认是,怀着对Aman的自认熟稔熟悉,初初踏入Aman Venice当口,我竟瞬即笼罩在极度慌乱惊诧不适应情绪中

    这里,不太像Aman。

    ──当日,非常威尼斯式的抵达:绕过曲曲折折的水道、行入宽广的大运河,小艇停靠于Aman Venice的河畔门前;侍者们的迎接与带领下,我们走过各处厅堂、进入客房的这一路上,我无法遏抑地反覆在心里悄悄对自己如是喟叹。

    今昔辉煌,Aman在威尼斯(上)当然,素爱简约素朴的我,原本对金碧绚丽贵族气派的洛可可风格先天就有些畏怯;然而,过往早已在亚洲各据点里无比熟习的,独属于Aman的谦逊无华、自然天成与三步一椅五步一榻的非常大器慵懒的舒坦,在此也几乎全不见蹤迹;处处可见、在我的Aman经验里可曰陌生的冷锐玻璃与金属材质家具设备更让我倍觉不适。

    这是,Aman的威尼斯

    然而,度过了初始的、明显充满先入为主偏见的複杂焦虑心绪、逐渐融入其中后,我慢慢地一点一点觉察,先前的执拗着实无稽

    这里当然不可能像任何其他Aman,毕竟,这儿可是威尼斯哪!

    事实上,我也应该早就明了是,Amanresorts的一大特色与坚持,正在于源源本本反映在地,或说,以完全Aman的方式,诠释在地。

    一旦觉悟到这点,彷彿豁然开朗般,我开始领会到,在此,Aman正是以它特有的路数与角度,重新具现了、诠释了威尼斯

    因此,Palazzo Papadopoli既有、非常百年贵族宅邸特色的,交揉着高阔宽朗大厅大堂与穿插其中让人不停迷途的错综複杂夹层通道窄梯的建筑结构,以及天花墙柱上典丽精工非凡的图画织绘藻饰雕刻均一一悉数完整保留下来,并细细修复点染一新。

    而今行步其间,简直可说一步一景,顾畔端详抚触,一绘一纹一器一物彷彿都有身世有故事:

    今昔辉煌,Aman在威尼斯(上) 线板与镶边上闪耀着的灿金从文艺复兴以来一直是威尼斯的代表颜色与光泽;Alcova Tiepolo套房里出自着名画家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之手、充满昔年西方人对东方的奇异想像的美丽壁画揭示了这城市自古以来身为欧亚水陆枢纽的关键地位;一盏又一盏令人望之神迷的豪华巨硕水晶吊灯则无疑展现了举世闻名玻璃之都的王者气派
     


    ★ 【新书】《日日三餐,早 ‧ 午 ‧ 晚》简体版正式推出!
    今昔辉煌,Aman在威尼斯(上)
    好消息!期盼已久的《日日三餐,早 ‧ 午 ‧ 晚》简体版,已于八月份正式上架了。此书是至今第十二本简体着作,写作生涯里意义非凡之作,二三十年点滴累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