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S卫生活 >一切都是They的错:做了烂事只会推给成长背景,其实是在侮辱 >

一切都是They的错:做了烂事只会推给成长背景,其实是在侮辱



    人难免喜欢抱怨这、抱怨那的。

    我看过一些人,他们做错事情时总有许多理由,大概可以分成两类。一类是最常见的诸如:某人没有提早三小时通知我、我不知道这样做是错的、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为某人好、我只是想放轻鬆好好玩一下。这类藉口虽然可恶又可怜到一个令你想揍人的境界,但起码不比第二类来得糟。

    第二类是什幺?第二类就是那种把小时候不如意的(家庭)成长背景当成免死金牌。这世界上很多人经常做这种事情。举个例子来说好了,我记得我幼稚园有个女生非常讨人厌,总是喜欢偷东西、咬人、骗人和嘲笑别人,老师们一再耐心劝她不可以偷窃,要善待同学,要自爱,可是她还是依然故我。最后老师只好处罚她,因为她偷太多东西了。

    我记得老师处罚她时她声泪俱下的说:「我们家很穷,我没有爸爸妈妈,我只有阿嬷,老师你太坏了,你怎幺可以处罚我……」诸如此类的话。

    (我到现在都还记得她咬人有多痛!)

    为什幺人们总是喜欢将自己做错事情的原因归咎到童年的一切不如意?我认识很多人,很多人其实过得并不如他们口中说得这幺糟。可能没什幺闲钱当王公贵族,但起码有吃有穿可以上才艺班,爸妈也不吵架。可笑的是,真正过得不好的人,通常不会把事实挂在嘴边,也比那些成天怪罪家庭、怪罪背景的人努力多了。

    「我之所以现在这幺暴力,都是因为我的爸爸经常殴打我的母亲。」
    「我之所以会变成药头,都是因为我们家本来就干这一行。」
    「我之所以想杀掉我所有的同学,都是因为他们小时候嘲笑过我,我恨他们,他们让我觉得很自卑,所以我要杀掉他们所有人。」

    一切都是They的错:做了烂事只会推给成长背景,其实是在侮辱

    有些人成长背景很糟糕,糟糕到只能用a piece of sh*t 来形容,但那并不表是那些人长大之后要沉沦,或者完全丧失自我。并没有法律规定小时候遭受家庭暴力的孩子长大后,就只能打老婆老公小孩;相反的,我知道有很多人因为遭受过暴力,发誓绝不让自己的孩子也遭受同样待遇。暴力催生仇恨,催生误解,但并不表示这些可怕的事情要被重複演出。人其实都有决定权。

    我讨厌这个社会的媒体,在发生悲剧——校园屠杀、捷运砍人、斗殴——之后,对兇手下了诸如此类推测:「犯案人成长于不健全家庭,父亲失业,母亲离家出走……」,或者「小时候孤僻冷漠」、「曾被叔叔性侵」等成长背景推论。每次我看到这种新闻,我就想要大吼大叫一番。

    是的,我们可以推断这些成长的背景的确造成某种影响,但兇手仍然有能力决定成长背景可以影响他们到什幺地步。我们不需要替兇手找藉口,因这样等同于下了一个暗示:只要你的成长背景够悲惨够shitty,你就可以为所欲为。

    我很讨厌美国有些电影,坏人干了些坏事之后,总会有个镜头特写他们流泪或软弱的模样,通常这都表示他们开始想到以前小时候的事情。电影中一定会有个moment,感觉上像是要玩真心话大冒险,而坏人就会开始说自己小时候过得多悲惨、多可怜,然后这些悲惨的故事就会解释为什幺他们变成了坏人。

    这比有人童年过得很烂还要烂上一千万倍。

    但真正烂的还在后头。坏人讲完可怜没人爱的故事之后,好人通常都会原谅了坏人,不管是出自于同情或者什幺其他鸟蛋原因。这种好人不是真正好人,顶多叫做懦弱的笨蛋,因为原谅而非检举坏人,只会让坏人以为逃过一劫,不管下次遇到什幺烂事,这招都能屡试不爽。

    《窃资达人》(Identity Thief, 2013)本来还可以撑得上一部好笑的片子(但以我的标準,也顶多好笑而已),结果这一切就在Diana(Melissa McCarthy饰)讲了她可怜的弃婴故事后全毁了。

    我完全不觉得这个可怜的故事能够发挥什幺效果,我能够表达我对这样成长背景的人某些同情心,但这并不表示我可以同意她的作为,我更不认同主角Sandy竟然决定不报警了,这简直愚蠢至极。做错事情就是做错事情,没有什幺好可怜的。

    会搬出可怜童年故事的人其实是在侮辱自己,因为他们认为自己没有足够的意志和决心变成一个好人。